媒體報道

綠色租賃動了誰的奶酪

來源:本站    日期:2015-02-15    點擊率:2205

公共采購雜志2014年10月刊

最近幾天,賽格立諾辦公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任志雄格外開心,因爲在731日北京市政府采購中心舉辦的北京市市級行政事業單位2014-2015年度智能化辦公外包服務定點政府采購項目中,賽格力諾入圍了所有的産品門類,成爲北京市政府辦公設備外包服務的定點供應商之一,而將傳統的采購辦公設備轉變爲辦公産品的綠色租賃是賽格立諾一直在倡導的。

綠色租賃政府不當提款機

據悉,此次打印服務外包租賃,適用于需要打印機和複印機的采購單位,中標供應商不僅要提供複印機和打印機設備,同時,在一年的使用過程中,消耗的打印耗材(不含複印紙、裝訂釘)由中標供應商支付,在租期結束後,按照打印紙張數字結算租賃費用。

在任志雄看來,綠色租賃使辦公采購回歸了本質。

“政府原本就不需要采購打印設備,他們需要的僅僅是打印而已,傳統的采購方式存在巨大的弊端, 任志雄說。

傳統的采購方式占用資金龐大,衆所周知,文印設備是辦公室內最昂貴的産品,尤其是數碼複合機,高檔點的産品價格不亞于一台普通轎車。而這些采購來的設備除了每天不斷地貶值之外不會有其他的意義。

 爲了盡可能的節約采購資金,很多政府或者央企都會對辦公設備采購格外重視,盡可能地通過采購流程的充分競爭獲取廉價産品,但是這樣耗時費力,以中國移動集團2013年的複合機采購爲例,這個項目采購上萬台複合機,最終也獲得了很有競爭力的價格,但是耗時超過一年之久。

 更麻煩的是,即使買到了廉價的設備,也有可能會轉變爲供應商手中的“提款機”。賽格立諾進行過統計文件輸出成本方面:設備後期直接使用成本是采購成本的3倍以上(其中設備采購成本占25%,銷售材料成本占25%,零配件成本占40%,服務成本占10%);設備使用的隱性成本是設備采購成本的5倍以上(其中設備采購成本占15%,時間成本占15%,設備冗余占20%,人力成本占30%,文件輸出冗余占20%)。

對個別供應商來說,低價賣設備給政府,實際上是挖了一個陷阱,實際意圖是要用後續服務和耗材賺取更多的錢。

舉個簡單的例子,開車的都知道,車況越好,油耗越低,複合機(打印機)也是一樣,設備被保養的越好,耗材使用量也就越小。而對供應商來說,其實沒有必要給政府進行完善的保養,因爲越容易損壞,越耗費耗材,供應商的錢包就越鼓,甚至有少數代理商和一些管理人員建立攻守協議,故意讓設備多消耗耗材,以謀取私利。

但是在綠色租賃之下,這些情況都不會存在,租用文印設備,龐大的購置費用就會消失,不會成爲財政壓力,按照打印紙張數字結算租賃費用,中標供應商的租金只與打印數量挂鈎因而有動力保證文印設備的良好工作狀態。

促進行業升級

從本次租賃中標結果看,綠色租賃的中標供應商都是代理商而非原廠,在綠色租賃中,對這些代理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先是維修服務團隊,以往普通采購中設備的維修和耗材的消耗都是代理商的生財之道,零件和耗材很昂貴,一個輸稿器往往價值數千元,政府的設備故障對代理商來說可能是好事,而在租賃服務中,租金只和打印數挂鈎,服務商就有必要對政府的設備進行定期巡檢。保持其處于完好狀態,否則多消耗的耗材零件都是自己的負擔。

其次是管理軟件,管理軟件可以提供文件輸出管理系統,實現以下功能:將打印、複印精確的統計和核算到每個部門員工,實現費用的精確核算與分攤,加強精細化管理,減少不必要的浪費,實現安全打印功能(發往共享打印機的作業,在打印著到機器旁刷卡後方可輸出,從而避免打印文件被他人獲取的可能。)這些軟件不僅能夠讓單位領導准確的了解到每個員工的文印開支情況,更可以保證信息安全,將文件打印實現分級化,不同文件有不同級別人員有權打印,同時可以回溯打印者的身份,任志雄看來,未來打印管理軟件將成爲綠色租賃供應商的標配。

綠色租賃會造成代理商的洗牌,根據綠色租賃的采購協議,簽約的服務商最多可以和政府簽署一年的協議,如果服務的不夠出色,很可能第二年就不再續約了。這也可以促進代理行業的産業升級,使一些沒有技術實力的代理商出局。

動了誰的奶酪

盡管綠色租賃有很多好處,但是目前推廣有很多困難,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標供應商坦言,雖然是中標了,但是政府部門是否選擇租賃還是要各機構自己決定,而目前以租代購的積極性並不高,他們曾經對一些機構進行過溝通,但是對方表示已經習慣了以往的采購模式,不願意改變。

“他們也清楚租賃比采購更節約,但是就是沒興趣改。”這位中標供應商無奈的說。

“核心問題是綠色租賃拿走了各部門手中的采購權限。”一位打印機代理商告訴記者。

除了實施批量集中采購的機構之外,打印機和複印機等産品的采購還是通過協議供貨的方式進行,每個部門的采購人選擇余地都非常大,選擇什麽品牌、選擇哪一家代理商都是采購人自己決定,設備采購完畢後使用哪個代理商提供的耗材和維護也是自己決定。在這種情況下,各代理商能否銷售出産品主要憑借的就是和采購負責人的“關系”了。

 而綠色租賃采購模式中,采購權限受到了限制,顯然是動了一些人的奶酪。